奔走相告(陕西华县历届县长)历任华县人大主任,华县解放前李佐唐等人的疯狂举动,黑色豪门:错嫁冷血大亨,

临川文化 nanfang 2023-12-30 07:22 27 0

1.华县历任县领导

华县解放前后李应泌整理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华县和平解放,至此结束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使华县获得新生一、解放前的华县(续)密谋策划,捕杀共产党一九四九年临解放前的几个月,华县国民党特务组织疯狂地对我地下党员进行搜捕和杀害。

2.陕西华县历任县委书记县长

曾发生过:伪二署专员张雅轩密令自卫团派武装人员,在华县城南王坟一带侦察地下党的活动及在华阴台头查捕华县工委书记王平凡和地下党员杨俊彦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警察局派武警在潘陈村搜捕地下党员杨会文;还有李佐唐追询地下党员顾洲同志行迹等,均被我事前获悉,安全转移脱险。

3.华县历届县委书记

华阴台头村 网友提供四月间,李佐唐又密令姜启民(此人系华县“爱乡同志救国会”骨干分子,以前因有“功”,曾受过前任县长王嘉宾的“忠勇可嘉”银盾奖)枪杀共产党员白雪亭五月十六日(即阴历四月十九日)高塘逢会,姜启民指使吴伍娃等三人,借白雪亭上集会之机,跟踪到天泰隆酒店,后被白察觉,趁机脱身,使敌人这次暗杀阴谋未遂。

4.华县县委历任书记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随后姜启民等人又变换手法大造舆论,说白雪亭是共产党员,企图变暗杀为公开杀害白雪亭同志为了戮穿敌人阴谋,争取主动,先发制人,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就从大明乡公所给井仙蓬打电话,让转告李佐唐,说:“有人告我是共产党员,我马上来县投案”。

5.华县历任副县长

随即只身进县刚走到县城西门口,就被李佐唐事先安排好的两个卫兵,用绳捆绑起来,押送到李的办公室李当时还装模作样地责备卫兵,命令立即松绑白装着含冤的神情,气呼呼地问李佐唐:“人家说我是共产党,你先看我是不是共产党?你若说我是共产党,我就是共产党”。

6.渭南华县县长

这个突如其来的反问,弄得李佐唐瞪着两眼,无言答对稍停一会,很不自然地连说:“那里,那里,谁说你是共产党!你那里是共产党!误会!误会!”白说“你光说误会就能行吗?在群众中造成的影响怎么办?”李佐唐说:“这好办,我今天就任命你为华县催粮委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员,拿我的任命状驻在高塘催粮,群众就不会再怀疑你是共产党了吧!”白表示同意,并要求李要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7.华县现任县长是谁

李随即通知大明乡长高文哲,用马接白雪亭返回高塘临行前,李让商会会长麻茂初,在太平楼设宴为白雪亭同志赔情压惊经过这一场戏剧性的斗争,不仅戳穿了李佐唐的阴谋,而且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临危不惧,机智勇敢的革命精神。

8.华县县长是谁

宋忠微同志是参加过渭华起义的老共产党员,在高塘地区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和一定的影响,对开展党的地下工作做出过很多的贡献,被李住唐、姜启民一伙视为眼中钉,千方百计,寻找机会企图暗杀一九四九年五月二十二日高塘逢集,姜启民指派匪徒吴伍娃等三人借宋忠徽同志赶集机会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跟踪到高塘街西河边开枪杀害。

9.华县县委书记是谁

高塘街上赶集的群众得知宋忠微同志被害的消息后,一时引起骚动,大家对匪徒们的罪行义愤填膺,而为死难的宋忠微同志默默哀悼购买武器弹药,扩编地方武装一九四九年三、四月间,李佐唐和参议长王仲谋听到国民党第一军在西安留守处的军官,想用枪支弹药兑换黄金白银的消息,就迫不及待地通过“爱乡同志救国会”这个组织系统向下布置,号召捐资购买。

10.华县副县长

在召开捐资的动员会上,“爱乡同志救国会”常务秘书赵恩普说:“现在大敌当前,我们应不惜一切加强武装力量,翌日凯旋归来,华县仍是我们的,何惜几个金钱!”在他们的动员下,很快就捐集了约五、六斤黄金、白银和首饰。

随后派县自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卫团军需李志诚送交给住在西安的第一军军需处长,换回了一批武器弹药,加强了县自卫团的武器装备接着又把各乡自卫队中的青壮年编入县自卫团,把原来的三个大队扩编为六个大队县警察局也采取了扩编的应急措施,在局长任宏韬的部署下,除留县府、西关派驻所外,其余乡、镇的派驻所全部调回,把一百五十多名警士编为一个警察中队,由原赤水派驻所巡官高兴才任中队长,加强战术训练,准备必要时拉进南山继续顽抗。

敲诈勒索,以饱私囊在解放前,地富剥削,官府赋税,横征暴敛,统统转嫁在农民身上,农民过着饥寒交迫的苦难日子,如牛负重,怨声载道其苛捐杂税,名目之多,十分惊人什么“骡马代丁款”、“各项不敷款”、“草料折价款”、戡乱劳军费”等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等,不一而足。

群众气愤地说:“今日捐,明日捐,捐的十八岁的姑娘没有裤子穿”“苛政猛如狼,征兵又征粮乡丁进了村,鸡飞狗上墙”咒骂国民党是“副民党”;说不是“民国万岁”,而是“民国万税”;不是“天下太平”,而是“天下太贫”。

更为露骨的是大天白昼公开抢劫:一九四九年五月十六日晚,发生了桓公乡乡长王兆祥派兵在西关街以搜查军用品为名,抢劫商号贵重商品一案;五月十七日又发生了警察局长任宏韬派巡官王志敏持枪到西关街“老凤祥”银号索要黄金一案。

为此,商民纷纷闭门罢市,以示反抗

华县西关老房子 刘焕民摄以李佐唐为首勾结“井王庙”成了华县最大的贪污集团井仙蓬竟然拿县城西仓国库的粮食放债他从粮仓的下边露出粮食,放给农探探搜索不到id号什么原因民,自己得利;又从粮仓的上边灌进沙子,填空充数,以饱私囊群众说:“井王庙”吸血鬼,百姓血汗搜刮尽,如要百姓能活命,就得搬神把庙拆。

华县国民党当局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县人民的愤怒,加速了他们的灭亡。(未完待续)原文来源:《华县文史资料》第一辑原文作者:李应泌整理编辑整理:华州文史荟萃